昏蓟

lof来来打一架,我想混更都做不到。

*没错时隔半年我终于更了,看不懂的请移步流言[1][2][3]
*你不看你吃亏

  周泽楷做了一个梦。

  他梦到他结婚了。

  洁白婚纱,新娘捧花,红毯绿地,神父宣誓,亲友祝福,互换戒指。

  周泽楷莫名的小开心。

  在要接吻的一瞬间,周泽楷终于看到一直低头着娇羞的新娘的脸。

  那是多么美丽的一张脸啊。

  那是周泽楷以后看腻也要接着看下去的脸。

  那是陪伴周泽楷直到死的人。

  他是多么的美丽。

  淡妆衬的他脸上的表情是那么幸福与不耐。

  啊,好幸福啊,周泽楷这么想着。

  这就是我以后要白头偕……

  等等……

  这他妈不是……

  asdghjklqwetyiopzbn...

南山公墓老板苏沐秋:

*修订版
*遗漏之处望补充


〔兴欣〕
队长:叶修——君莫笑(散人)[千机伞]
副队:苏沐橙——沐雨橙风(枪炮师)[吞日]
队员:安文逸——小手冰凉(牧师)[光明之证]
包荣兴——包子入侵(流氓)[撕裂末日]
方锐——海无量(气功师)[镜月]
罗辑——昧光(召唤师)[虎之印(橙)]
莫凡——毁人不倦(忍者)[十六叶]
乔一帆——一寸灰(鬼剑士)[雪纹]
唐柔——寒烟柔(战斗法师)[火舞流炎]
魏琛——迎风布阵(术士)[死亡之手]


〔微草〕
队长:王杰希——王不留行(魔道学者)[灭绝星辰]
副队:许斌——独活(骑士)[叹息之壁]
队员:高英杰——木恩(魔道学者)[晨露]
刘小别...

*原著向,考据党
*存文
*偶尔也要正经一下

   空积城相比布尔斯城镇大出许多,是荣耀大陆上正规的主城之一。也是玩家一路升级上来后会第一个接触到的主城,是中低级玩家的第一聚集地。空积城外是一片森林,荒郊一片,倒也有点30级左右的杂乱小怪。道路在这里分两岔,左边通向流浪人群聚集的流离之地,右边便是荒无人烟的一线峡谷。叶修便是在这样的情境下在岔路口安装了一个电子眼监视来自各个公会的精英练级队伍去向,自己一个人优哉游哉的跑去流离之地练级。

   叶修刚刚拉了一堆小怪准备放风筝磨死,便看到一直存在于视野右上方的小窗户消失了。哦,原来是一时大意过了使用范围。衔了...



[1]

  黄少天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被浩浩荡荡的文字泡包围。

  一眼望去看不到边。

  文字泡们挤拥着向黄少天怀里拱。

  黄少天打了一个冷颤。

  这仿佛是一个信号。

  文字泡们都抬起了脸。

  没有鼻子的脸。

  呐喊,

  “爸爸别不要我!!!”

  

  

  

  

[2]

  “啊走开!!!”

  

  

  

  惊醒的黄少天有些不好。

  他安慰自己就算他再能说以后也不会生出来文字泡的。

  是不是因为最近在群里不怎么说话了,

  所以文字泡们想他了,

  然后就托梦啦?

  ……

  

  

  

  细思极恐。

  

  

  

  

[2]

  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打开选手群。

  大清早的很冷清。

  

  

  

  黄少天突然感觉嗓...

  叶修做了一个梦。

  他梦到他被香烟埋没了。

  烟草味浓如烤厂,锢的他呼吸困难。

  最后一刻的意识是他被如流沙的烟深藏。

  然后他就摔地上了。

  

  

  

  

[1]  

  其实这种强度撑死了摔成个脑震荡。

  然而叶修硬生生昏迷了一个星期。

  据说是因为荣耀女神都不忍心让他醒来祸害…

  不,是荣耀女神看他太劳累了。

  好不容易醒过来了,却被叶秋剥夺了打荣耀的时间。

  叶修想,剥夺就剥夺吧,反正他也退役了。

  转念一想,不对啊,退役我也可以玩啊。

  那剥夺啥啊。

  就因为医生的一句过于劳累?

  呵呵。

  还有比玩不成荣耀更惨的事儿么?

  呵呵。

  叶修很轻柔的摔了叶秋的手机。

  

  

  

  

[2...

罕见的,一张脸就能虐哭我。

我自认为我虐点挺高。


雨欲予鱼愉:

12000点图③、

 @燃燒少女.   @东西南北篆   你们要的沐秋哥~


很少画他,每次画都有不同想法(借口(跪着

但是温柔的少年哥哥样是我喜吃的吧?大概是‘永远的少年’

“快快快!集火那个叶修!一波带走!”
“呵”
“苏沐秋才是地主。”
“管那么多干什么…诶我靠!叶修呢?!刚才还在我旁边坐着呢啊!”
“今天是他弟给他迁坟的日子。”
“迁去哪里?”
“他家祖坟。”

昔年许我祝捷凯歌:

半夜的脑洞。

会ooc吧。

我有点难过。



韩文清死了。

死于车祸。

对面失控的车撞过来时,韩文清死死的护住了身旁的张新杰。

张新杰受了伤,陷入了长长久久的昏迷。

霸图整个战队上下陷入一种极其悲伤而又低迷的气氛。

有人说,霸图的神话终结了。

大漠孤烟和石不转再也不能并肩作战了。

宋奇英听到这些话强忍住砸电脑的心情,慢慢的坐下来。

夏休期还没有结束。

这个夏休期像六月怪的夸张的飞霜。

张新

  叶修做了一个梦。

  他梦到他被香烟埋没了。

  烟草味浓如烤厂,锢的他呼吸困难。

  最后一刻的意识是他被如流沙的烟深藏。

  然后他就摔地上了。

  

  

  

  

  

  韩文清在群里听说这个故事之后,第一反应是想到毒品致幻。

  而烟里有尼古丁。

  他闷着脸查了查毒品的危害,被上面的描述惊的有些心寒。罕见的,罕见的,打饭时打翻了汤。

  他闷着脸想了一天,决定为了自己的一丝不想让相处了十年朋友作死的小心思,给陈果打个电话。

  

  

  

  

  张新杰在群里看到这个故事后,沉着脸想了很久。

  他想,这到底是因为什么。

  他想...

  *不接受肖时钦任何配对,只接受肖时钦喜欢我

  *不喜莫入

  *肖时钦夜店甜点双重向


  “我!靠……”


  看着校门外的网吧被改造为甜品店,学生们一致的对店长竖了中指。


  这唯一一家网吧,是在校方和教育局双重淫威下挺了三年的网吧。


  有多少学生逃课后放学后无所事事就跑去网吧来盘游戏,更有甚者专门办了一张卡。


  然而,只是暑假短短一个半月的时间,网吧就垮了?!


  无法接受,无法接受。


  网吧垮了就垮了,你还搞个甜品店?!

  无法接受,无法接受。


  甜品店的名字还和网吧一样,叫雷霆?!


  挑战审美,挑战审美啊!


  将要...

1 / 3

昏蓟

写BE顺手的不行,下笔就是BE不怨我。
肖时钦痴汉。
杂食都吃。学生党最近长弧。

© 昏蓟 | Powered by LOFTER